关注若羌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若羌旅游>推荐景点>详细内容

阿尔金山——探险家的天堂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浏览次数:1,310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有一个难以接近的人间天堂,那里有着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高寒多样生态环境,至今仍保持着物种基因的纯正,它就是与罗布泊、可可西里和羌塘齐名的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今年10月,记者有幸踏上这片探险家所说的“死亡之地”,在大开眼界的同时,也增长了知识。

 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自然条件险恶等原因,在我国西部分布着4个充满神秘传说的“无人区”。其中,位于新疆东南部,东端绵延至青海甘肃两省界上的阿尔金山更是被人们称为“生命禁区”。

 在这片总面积4.5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的广袤土地上,可谓是“步步陷阱”——人们一旦进入,不仅会立即陷入“无信号、无道路、无给养”的与世隔绝的困境,而且还有“人畜一旦入内就会立即毙命”的魔鬼谷……

  “魔鬼谷”的死亡之谜:

  人畜离奇死亡、GPS定位设备和指南针神秘失灵

  从19世纪开始,就有西方探险家进入阿尔金山这片“禁地”。在游记中,他们不无恐惧地写道:“亚洲干旱中心”、“不毛之地”、“死亡的土地”……这里只有延绵数十公里、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和铺着厚厚硝碱、植被极为稀疏的高寒草滩。

阿尔金山的确是一片不折不扣的 “生命禁区”——由于没有植被,即使是同样的海拔,在这里缺氧也会更为严重;而且,一旦进入阿尔金山,人们瞬间就会陷入一种“三无”境地 :无信号、无道路、无给养。更何况在四处冰川的高难度道路上,随时还可能遇到野牦牛、棕熊等危险野兽。

在整个保护区内,最具恐怖色彩的地方是:那棱格勒谷。

那棱格勒谷,俗称“魔鬼谷”、“死亡谷”,位于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东部的东昆仑山与祁曼塔格山的两山对峙之间,是一段长约100多公里的谷地。这里雨量充沛,气候湿润,牧草茂密,大小湖泊星罗棋布。

   但多年来,这个景色迷人的峡谷,却一直被人们视为有魔鬼的禁区。当地牧民甚至宁肯让羊饿着,也绝不敢让它们跑进谷里吃草。据目击者说,每当乌云布满天空,隆隆的雷声里,谷中到处都是蓝莹莹的鬼火,还不断响起人和动物绝望凄惨的嚎哭声……

 尤其暴雨过后,山坡上和沟谷里到处是羚羊、野驴和飞禽的尸体,尸体旁还伴有一些黄色的枯草和焦土,场面惨不忍睹。并且,这种离奇事件绝非偶然,几乎每次暴雨过后,悲剧都会重复上演。就算是晴天,也会发生GPS定位设备失灵、指南针“神经错乱”,所有现代设备一律瘫痪的反常现象。

 那么,这个导致万千生灵当场毙命的看不见的幕后黑手究竟是什么呢?

1998年,国家地质部门组织相关人员到此进行大面积的科学考察,最终解开了“魔鬼谷”之谜:原来,那棱格勒河谷是一个雷击区,潮湿的空气受昆仑山主脊的阻挡,常常沿着山脉向谷中汇集,形成雷电云,并携带大量电荷在空中构成强电场。遇到异物,便会发生尖端放电,也就是“雷击”现象,造成人畜瞬间死亡。

同时,这里的地层,除了大面积火山喷发的强磁性玄武石外,还有30多个磁铁矿脉及石英闪长岩体,这些岩体和磁铁矿产生了强大的地磁异常带,造成GPS定位设备和指南针等多种仪器的失灵。

 

从新疆若羌县境内海拔880米的米兰河大桥一直往南,海拔数据一路飙升,转眼就到了海拔2000多米的高度。回身北望,浩瀚无垠的荒漠面无表情地横亘眼前,显露出不可一世的慑人气势。

除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保护区内其实也有让人咂舌的美。比如,在库木库里沙漠上演的奇景——清澈的泉水,从沙山脚下喷涌而出,形成“沙子泉”。

库木库里沙漠呈不规则的长方形,面积高达2556平方公里,横卧在祁曼塔格山南麓,海拔高程在3916~4706米之间,主要由高大的金字塔形沙丘、复合型新月形沙丘和新月形沙丘链组合而成。沙山高度平均100米,最高达300米。

除了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沙漠”之外,库木库里沙漠的魅力更在于那些“沙水共存”的沙子泉。那是一种沙不掩泉,泉涌沙出,沙山与泉眼浑然一体的神奇景观。沙子泉的泉水由沙山凝聚“基岩裂隙水和雪水”补给,然后依沙丘汇聚成一个个新月形水泊。夏季,水泊碧蓝清澈;冬季,封冻结冰,白如银月,可以和敦煌鸣沙山的月牙泉争奇斗艳。

这些沙子泉由坡角一线向北,汇数千股散流为一流,十分壮观。其中最有名的大沙子泉,直径宽达200米,呈巨形漏斗状,它的三面被陡斜的沙壁环绕,只有一侧“开口”。之所以会呈漏斗状,有专家考证后得出结论:融化的雪水从沙子泉底部渗出,水流不断带走下面的沙子,而上面的沙子又不断掉下来……

那么,这些从漏斗底部的泉眼不断翻滚涌出的泉水,最后都去了哪里呢?

  答案是:阿雅克库木湖,一个海拔3800多米,湖面面积达800多平方公里,风光旖旎,景色秀美的湖泊。这个湖背后靠山,面向草甸,湖边围了一圈因湖水蒸发而形成的纯白色盐碱堆。湖水清澈透明,既有翡翠般的绿色,也有硫磺般的红色,红绿交错,光艳动人。

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的藏原羚

 然而,隐藏在阿雅克库木湖美丽外表下的,同样是“危机四伏”的陷阱:据当地人说,每年,都会有许多迁徙的候鸟经过阿雅克库木湖,这些鸟儿们以为可以在湖周围找到饮水和食物,便纷纷降落在此。谁知道,湖内不仅没有鱼,也没有任何可以吃的食物,而此时,一无所获的鸟儿们精疲力竭再也无法飞行,所以纷纷死在了湖边。

除了阿雅克库木湖,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东南部还有一个神奇的湖泊:鲸鱼湖。这是一种罕见的世界内陆高山湖泊,从卫星影像上看,湖的形状恰似一条横卧着的肥大鲸鱼,头东尾西。鲸鱼湖是个“阴阳湖”:湖的东段有一道长达7.5公里的自然沙砾堤,将湖水分隔成东、西两部分,中间有缺口,水可以互通。

因为有玉浪河等大量冰川融水的注入,所以鲸鱼湖的东半湖是个淡水湖,每年夏季都有无数的棕头鸥和赤麻鸭等飞禽在此觅食繁育、营巢度夏;而西半湖则由于没有淡水补给,湖水含盐量高,所以形成了一个死湖……

唯一的居民点:

祁曼塔格乡全乡共12户居民,34口人

事实上,所谓的无人区并不是真的指一个人也没有。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内,除了哨卡工作人员、探险爱好者之外,在库木库里沙漠的最深处还有一个名为祁曼塔格的乡政府,这也是保护区内唯一的一个居民点。

关于祁曼塔格乡,有一种说法是:“如果就人均面积来算,祁曼塔格乡应该是中国最富有的一个乡;而同时,祁曼塔格乡政府也可以说是全中国管辖地最大、管辖人口却最少的乡级政府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原来,在方圆9万平方公里的祁曼塔格乡,如今的实际常住居民总共只有12户人家,34口人。尽管用“地广人稀”都不足以形容这里的荒无人烟,但祁曼塔格乡却依然设置得有乡政府和哨卡、医院等。

其中,祁曼塔格乡政府被一片广阔的高山草甸环绕,与远处的祈曼塔格雪山遥遥相对。这片开阔的草甸子南高北低,夹在南北两条高大的流动山丘带之间。在它的最低处,一泓镜面般的湖水静静地躺在那里,几只壮实的野牦牛正在湖边悠闲地吃草。

此外,在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境内还有数不清的大小金矿,这些金矿矿工大多来自青海省的民和、湟中等贫困地区。据一个年轻矿工说,在这里淘金一天,能挣30块钱,虽然每年只能干6 —8月这一个季度,但却能挣三四千块钱,比在家干一年还挣得多……

的确,阿尔金山是神秘的,这里有太多危险、太多生命的禁区;同时,阿尔金山又是美丽迷人的,这里有成群成群的各种珍稀野生动物,有茫茫的雪山、清澈的湖水,也有壮阔的金色沙漠和一尘不染的蓝天、白云…

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奔跑的野牦牛

奔跑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祁漫塔格山脚下的藏野驴

野牦牛走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海拔超过4000米的库木库勒沙漠边缘

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祁漫塔格山脚下漫步的藏野驴

野牦牛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海拔超过4000米的库木库勒沙漠边缘漫步

成群的野牦牛散布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

一群黑颈鹤飞翔在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的雪山大漠间

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日落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