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若羌微信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信息>聚焦若羌>详细内容

【新疆日报】人迹罕至处 深山凿通途——记格库铁路阿尔金山隧道建设者

来源:新疆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5日 13:31:14 浏览次数:82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阿尔金山地处高原,道路艰险、气候恶劣、人迹罕至。为打通新的出疆铁路大通道,上千名铁路建设者用3年6个月时间,换来格尔木至库尔勒铁路阿尔金山隧道顺利贯通,在无人区谱写了一曲激昂的奋斗之歌。

■有几百人离开,但更多人留了下来

出若羌楼兰机场,向东南方向驱车近4小时,就来到中国中铁隧道局集团有限公司格库铁路新疆S6标项目经理部。11月15日,记者一下车,寒风扑面而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里多风,一场风从春刮到冬,一刮风就特别冷。”S6标总工程师王广科说。

全长73.694公里的S6标在阿尔金山深处,这里冬季长达9个月,年平均气温2.5摄氏度。

王广科说,技术人员在野外测量时,打开保温杯,里面的水常常已结了一层冰。

生产生活所需的物资,有的要从650公里外的库尔勒市和1100公里外的乌鲁木齐市采购,就连购买生活用水和少许蔬菜,也要跑近100公里。

冬季大雪封山、封路成了家常便饭。“有一次大雪封路,东西运不进来,每天只能吃土豆、白菜,一个星期下来看到土豆、白菜都想吐。”王广科说。

春夏季节沙尘天多,大风裹挟着漫天沙尘扑面而来,瞬间就吞噬了工作和生活区。“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营养不够沙来凑’。”王广科说。

阿尔金山海拔较高,S6标生活和施工的地方平均海拔3500米,走路快一些,明显会觉得气喘。

“这是我工作10多年来,最为恶劣的施工环境。”王广科说。

有的人刚到项目上看到这样的生存环境,扭头就走。“有人走,有人来,前前后后有几百人离开了,但更多的人留了下来。”王广科说。

■隧道大量渗水,但难关被一一攻克

生活环境恶劣,施工条件也很差。

开挖隧道最怕什么?怕水。可阿尔金山隧道偏偏出水较多。

“刚来时,看到光秃秃的戈壁滩和山,怎么也想不到隧道内会渗出大量的水。”S6标项目经理郭泉说。

刚开挖隧道时,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谁知到了今年5月,隧道内出水量急剧增加。“有时水能喷出10米远,最高日出水量达2.7万立方米,相当于10个标准游泳池的储水量。”郭泉说。

出水量增多,可施工不能停。怎么办?顶着水干活。

S6标三分部开挖队队长罗朝兵对涌水记忆深刻,“穿着雨衣进到洞里掘进,头上落着水,脚下也是水。”

尽管穿着雨衣,冰冷的水仍能灌进衣服里,棉衣很快全湿了。干一会儿,开挖队队员就得退下来烤衣服。“每天都有人冻感冒。”罗朝兵说。到了8月,出水量变小,终于不用每天被淋得湿漉漉干活了。

困扰施工的还有复杂的地质条件。阿尔金山隧道施工范围内会遇到岩溶、膨胀岩、高地应力,仅穿越的地质断裂带就达11条,开挖难度大。

郭泉介绍,在开挖过程中工程人员严格监控、测量,实行超前地质预报,编制专项施工方案并严格实施;合理选择工法,及时进行初期支护;采取径向注浆技术措施,提前采取堵、排水等措施,攻克了施工中的一道道难关,最终实现贯通。

■无人区有人念,但信号要靠“碰运气”

如果说恶劣生活环境和施工条件尚能克服的话,在S6标,最难克服的是对家人的思念。

无人区没有手机信号,找信号,得去10公里外的国道旁、或者旁边的山包上“碰运气”。

傍晚下班后,山包上站满了人。他们举着手机,走走停停,一旦发现有一点点信号,马上就给家人拨打电话。“有时就算电话打过去,对方也听不到声音。不过家人看到是亲人的电话,总会放心些。”S6标三分部土木副总工程师高战飞说。

后来,随着硬件设施改善,部分区域总算有比较流畅的信号了。高战飞时常给家人通电话,询问家里的事,讲述自己的工作。可他一年也难回去一次,最长的时候,他有两个春节在工地上度过。

电话诉相思,难补无法见面的缺憾。

今年6月1日,儿子在电话中对高战飞说:“爸爸,今天幼儿园搞活动,家长都参加了,就我是一个人,不过我没哭,我是不是很勇敢?”

“听完儿子的话,我挂断电话跑到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高战飞说。

“不说了,咱换个话题吧。”高战飞转过身子,在脸上用力抹了一把。

“我们不吃苦总得有人吃苦,我们不付出总要有人付出。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得对得起这份工作。等我们老了,可以骄傲地对子孙说‘看,这个隧道是我修的’。”高战飞说。

正是为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铁路建设者们在无人区凿穿大山,把钢铁巨龙推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