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主流媒体看|若羌高原花(遇见)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6日 10:41:25

高原花(遇见)


图为阿尔金山风景。  王勇强摄

雪兔子花,全称星状雪兔子,是一种可以在海拔4000至5000米高原扎根、生长、开花的植物。它的叶子像莲花座,呈星状排列。开花时,在莲花座形状的叶子丛中,一朵朵小花抱团绽放,簇拥成半球形的花苞。那紫红的颜色,鲜艳得让人沉醉。

海拔4000多米的羌塘高原上,有一个乡,叫祁曼塔格。祁曼塔格意为花草山。花草山最美丽的花,就是雪兔子花。

祁曼塔格乡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若羌县东南部,被东昆仑山和祁曼塔格山夹在中间,面积6.56万平方公里。祁曼塔格乡和著名的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乡拱卫着保护区,乡党委、乡政府就在保护区内。提起阿尔金山,我们常会想到“无人区”。其实,那里是有人的。那么,祁曼塔格乡有多少人呢?5个人。后来,遇见乡党委副书记李丽,她更正说:5个人是户籍人口,因为新近来了一位牧民,增加了一名流动人口,现在全乡人口为6人。

为了看望援疆干部,也为了考察新落成的乡党委、乡政府办公室,在河北省邢台市援疆总指挥、若羌县委副书记孔军峰陪同下,我们前往阿尔金山。在途中一个叫依吞布拉克的地方,有祁曼塔格乡的办事处,我们就是在那里遇见了李丽。

李丽是个川妹子,今年33岁,2009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作为共青团中央、教育部、财政部、人社部“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志愿者来到若羌,2011年考上公务员,今年3月由县文旅局副局长改任祁曼塔格乡党委副书记。

李丽与我们一路同行。

成立于1983年5月的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4.7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近4800米,是一个高山环绕的封闭性盆地。保护区内有380多条冰川,源源不断的冰川融水造就了高原的湖泊和河流。超过150平方公里的湖泊就有3个,小的湖泊更像繁星一般洒满高原。这片高原上不仅有湖泊、河流,还分布着1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山沙漠。

毫无疑问,珍贵的野生动物和植物是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对象。经过30多年的精心呵护,种类繁多的藏野驴、藏羚、野牦牛、野骆驼及黑颈鹤、藏雪鸡、白肩雕、玉带海雕等珍禽异兽,连同几百种野生植物,让这片高原生机勃勃。

尽管一路上所见到的景象早已让我们惊叹不已,但是,当真踏上高原大地,我们还是被那望不到尽头的广袤草场和人迹罕至的荒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乡党委、乡政府的新房子很漂亮,遗憾的是尚未通电。移动信号虽然开通了,至今依旧是2G时代。可以发短信,不能看视频,打电话也时断时续。那么,公务之余干什么呢?看看蓝天白云,看看雪山冰峰,看看奔跑的野生动物……战胜那份寂寞,是需要点精神和毅力的。

对于游客来说,阿尔金山的风光确实美不胜收。但前提是你之前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风光,而且是你当天来了,待几天就离开。如果让你扎根在这儿,一天到晚瞅着它,怕是再美的风光也会产生审美疲劳。我问李丽有没有高原反应,她说:第一次上来的时候,看到同事们都在扭动,感到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他们其实一动也没动,是自己的高原反应所致,现在好多了。

来到高原,缺氧是预料之中的事,还有出乎意料的事。就在不久前的一天夜里,一头野熊闯进了乡党委、乡政府旧址,乱啃乱咬,在里面折腾了15天才走。幸亏野熊闯入的前一天,大家已经搬走了。我们赶到乡党委、乡政府旧址的时候,被野熊撞坏的屋门还半开半掩着。

乡里共有16名干部,分为4组,每组在海拔4000米的乡党委、乡政府值班10天,在海拔3000米的依吞布拉克办事处值班13天,在县城休息7天。我问,16名干部为6名牧民服务?李丽说,不是这样,历史上最多时,祁曼塔格乡曾有80多户人家,设立保护区之后,陆续搬下山了。但后期下山的25户牧民的脱贫工作,仍然由祁曼塔格乡负责。“另外,”李丽笑着说,“我们还有几十万头野生动物与漫山遍野的珍贵植物需要看护呢!”

真的没有什么事让你觉得艰苦吗?我接着问。李丽说,如果一定要说艰苦,那就是长时间见不到孩子,特别想他们。

在内地,如果说某个人在乡镇任党委副书记,大家都会认为那是一个不错的工作岗位。即使平时回不了县城,周末也能回去看一看家人和孩子。可是在这里到县城路途遥远,而且超过一半都是崎岖山路,就是准许你随时可以回家,但轻易回得去吗?

我们正在交谈,乡党委书记张红卫也赶过来了。一问才知道,他毕业于洛阳理工学院,也是“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志愿者。他说,自己很高兴来祁曼塔格乡工作,很高兴代表国家管理这么大面积的国土,守护这么美丽的风光。他有很宏伟的工作计划,他认为面对这么大的舞台,可以干很多事。

张红卫与李丽把我们带到了阿其克库勒湖,湖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李丽告诉我们,湖对岸那山影似的隆起带,其实是沙漠。如果9月份再来,可以看到湖水、沙漠、雪山、草原同框的瑰丽景色。

雪兔子花已经陆续开了。它虽然贴着地表,既无迎风摇曳之姿,也无低吟浅唱之态,但它让高原不仅有了活力,而且有了颜色。

不知道是高原反应还是来了客人感到兴奋,张红卫和李丽脸色通红。年轻志愿者们青春的面庞和高原的雪兔子花交相辉映,愈发显得生机勃勃……